Pop Up Swap Spring 2013

image

代執嘢仝人——包括成員和 40+ 位仗義幫手嘅 Crew Juppers ——講句:好攰。我們有幾位成員特定請埋今日假以回復體力。

其中一位成員談起訪問時被問及我們曾幾何時想過要放棄,其實每次活動到了這個時候都會想下次咪搞喇﹗但係每次搞完之後都講:唔抖返三五七日都唔好再提起執嘢兩個字,但係話口未完,我們今晚已經又約好再開會賽後檢討,然後開始準備下一次喇。

當我們還以為上一次已經係相當大製作時,今次其實比上次所需要的功夫多幾倍,整個籌備工作亦當然漫長,但係非常有幸有很多人的參與同幫忙。首次係今次的籌備工作除了是由我們幕後八子(冇錯,又多加一位喇﹗)之外,仲有三位來自香港大學的少艾 Lily、Jenny、Tracy (這幾個月以來我們簡稱為 LJT)的參與。多謝妳們幾個月以來抵受我們每日不斷的 Facebook 轟炸,迫住目擊我們幾個人的干戈鬥罵。這幾個月,多得她們我們部分成員才不至於要博炒來處理工作。

因為我們的原意係POP UP於各區,而今次完全係出於 The Space 的協助。大家或者都知道,The Space 係荷里活道一間舉辦過好多 upscale 盛事的 event venue。多得她們認同 JUPYEAH 的理念,願意用一個很相宜的價格租場地給我們,讓我們終於可以首度登陸港島,用得到 CHANEL Little Black Jacket Exhibition、London Show Room 等重要展覽選用的場地。

每次我們都要為整個場地的 Installation 大費周章。多得 Art Lab 的參與,確實為整個 JUPYEAH 體驗帶來很多嶄新元素,尤其是因為這次活動的裝置都係用極少的物料製成,當中包括回收再用的木材。Art Lab 聯合多位建築師 / 設計師為我們製作了成為 Check-in Point 的 Installation。多謝 Ricci 同多位 designers from HOUR25 ProductionTechitects.comCarlow Architecture & DesignDreamation WorkshopArchitecture Commons、Tectra+Eravolution & L-E-A-D

聽起來很官腔,但係這次活動確實得到很多理念相近的團體 / 人士支持。萬分感激氣候組織的 Kalmond 帶領一眾微碳行動的參加者在很 short notice 的情況下仍然盛意參加。Kalmond 仲係我們當日第一位 guest speaker。另外還有龐一鳴先生。我們只係膽粗粗地請佢可否出席與 Juppers 分享生活心得,佢二話不說就答應了。聽講在場內有不少人捉住佢傾偈 🙂 還有回憶工業的設計師 Agnes 特意 exhibit 佢的upcycling 作品。因為我們安排不周,累得佢整天要看著自己親手整的作品不要被 Juppers 以為係 swappable 拎走。辛苦妳喇﹗

當然唔少得我們的 DJ 朋友 – Wizz、Bon & Ngai;我們的 Sharing Sessions MC Edwin@Bitetone 仲有一眾俾我們昆來的 Volunteers。沒有你們,我們根本做不來。

image

今次整個籌備過程確實係辛苦。我們幾位成員甚至在之前一晚同一眾 architects 留到凌晨三點才完工,翌日朝早又要繼續。到中午點我們才可以有一個 eye-dazzling 的場地示人。本來我們的義工只需工作三小時,但因為有些義工臨時甩底,情況又比我們預料中洶湧同混亂,好多位都要捱義氣忙足足九個鐘。

今次我們加入了 Early Pass System,係為了配合我們其他的新搞作(e.g. 網站),同埋等我們可以在有必要加價的情況下回饋多位一直支持執嘢嘅 Great Juppers,以及方便我們料知出席人數。本來我們預料今次的活動比以往的媒體報導少,而且會址位於不就腳的荷里活道,人數應該會較上次少。但到 Early Bird Pass 登記期最後兩日,人數由 4XX 忽然升到去 8XX。既係受寵若驚,又係有點失方寸。

一如以往的活動,事後我們總會收到不少 Juppers 的好意反饋。說真的,你們願意花那些時間同我們反映意見 —— 尋晚到今日我們都在超級攰地睇 Email 、讀 Facebook Messages —— 真係感激到唔知講咩好。我地都知道的,大家都覺得今次的場地細過上次(上次四千呎,今次三千呎,香港吋金呎土呀),人流太多。我只係站在牆邊看守現場環境,我都覺得自己好似去花市咁。對於因為現場環境促侷而感到不適的,真的只可以講句唔好意思。對於因此而覺得我們策劃失當的,我都只可以講:維園都沒有因為花市迫人而擴建,我們只可以盡量在有限的空間下疏通人流。我知道場內有些女士不太滿意我以及其他工作人員要求她們不要流連,嫌場內環境迫狹,但請體諒,就連我們的工作人員也呼吸唔到喇。我們剛知道有老人家感到不適,我們要求大家執完嘢到樓下休息係有必要的,但我們都明白礙於格局所限,人流安排確實不及上次流暢。這方面我們會再作改善。

image

但講返轉頭,有幾位學生走來向我問了幾個簡單的問題,之後我都有繼續思考。其中一個問題係妳認為咁樣的以物換物會有效打擊消費嗎? 我們真係有思考過,眼見有好多人拿著行李喼來掃貨,咁樣係唔係打擊到消費。每每想起依度,就開始萌生放棄念頭。但我地只得一個香港做屋企,而家唔改,等幾時改?

我知道引一大堆Inconventient Truth對白或者Lovelock名句係冇用的,不及改變結構性的習慣有效。我們當初成為執嘢時想了一句口號:「減少多餘消費,促進分享東西」。那時候的理念很簡單,我們太過習慣性地購物,但從來沒有想過物資就在我們身邊,只係城市太多牆,我們看不見而已。但如果我們可以建立這樣一個平台,讓大家將冇用的物品統統放出黎,一眼過見晒自己有需要的物品,久而久之成為習慣的話,咁咪可以讓大家知道:購物不是解決需要的首一方法,同埋重新鼓吹唔好嘢嘢計較、多點開心見誠分享的香港精神。因為我們下下覺得二手野有菌,但同時又覺得別人的嘢係著數,但同時又下下要新嘢荀嘢的惡習,唔講整個地球,齋講香港都負擔唔起。

雖然最近一次訪問時,主持人同我講過諗住教育人將心比己係冇用的,看著這樣的境況我都開始質疑係唔係冇用的。但係我地至少知道,係一大群名字經常出現於我們 Facebook 及活動的 Juppers 同我們立場一致。執嘢未係完美的減廢方案,但係至少我們有這樣一群 Juppers 的支持,情況已見曙光。希望我們終有一日可以讓更多參加執嘢的 Juppers 不是著眼於我們沒有安排空間放行李箱,那兩位執嘢執到根本拎唔郁的妹妹下次不會怪我要求她們離開,不會見怪我們沒有酒店 Front Desk 的態度。希望終有一日我們可以成功地感染到每一個人視之為一個分享的派對,當大家係朋友,視物品係一個故事。我知道齋講到很理想是很無謂,但我真係、真係希望有一日執嘢為每一個人帶來的不是一個丟垃圾的機會、趁墟執荀嘢的良機,而係好似少數知心 Juppers & VOLUNTEERS 眼中的 Sharing Experience、識新朋友的機會。

o係我地未到依個境界之前,請各位 Juppers 多多提點我們﹗

共勉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