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PYEAH turns two

JUPYEAH turns two today!! 今年作出很多前嘗試,徹底改變了一貫換物派對形式,得到多位出色建築師和設計師創作裝置,跟很多志同道合的機構和 activists 合作,登上上環 The Space,深入銅鑼灣鬧區,走上觀塘天橋底,蘊釀了足足一年的網站終於開通,認識了很多熱心可愛盡責的義工。為使反過度消費主義的意識得以紮根,我們主持過企業和學校講座、搞過迷你放映會,將收集得來的物品饋贈有需要的學生。當我們各有正職時,但這一年能夠做了這些新嘗試,完全多得每一位首肯跟我們合作的志同道合之士,更加少不得一班無條件幫手的朋友和 Helpers 們。但係革命尚未成功呢朋友,明年我們將會向前行好大步,直至能夠將消費和物質風氣減至最低,我們生活的地方能夠好好地分享東西為止。Thanks for your support through this year, but please don’t stop – we still need it. 

學用風呂敷

膠袋徵費實行已久,大家本應全部習慣了向膠袋說不,或者意識到自己的雙手雙臂其實很發達,有能力成功拎住幾件物品返到屋企都冇穿冇爛,要少個膠袋包住凍食,隻手只會濕少少而唔會受傷。可是仍然偶有見到前面排隊俾錢位顧客仍然係咁要膠袋,拎住個 MIU MIU 買張卡係都要套多個膠袋,買包百力滋都要用袋入住先拎到、難道放入袋會重斷臂?那不只是浪費,是愚也。

“TRASHED” Screening

除非我們住在堆填區,否則我們就不會感受到垃圾有多嚴重。但雖然我們沒有親身體驗到,世界上很多人仍然受垃圾嚴重威脅,海洋及陸上生物被嚴重危害。即使是遠離自己製造的禍害的我們,是不是完全沒有身受其害? 2012 年最震憾的紀錄片《TRASHED》讓人認識垃圾問題如何危害人類社會及其他生物的安全、目前處理垃圾的方法帶來甚麼禍害,為甚麼我們常說REUSE、RECYCLE,但最重要還是 REDUCE。 這個星期日,我們借了 Wontonmeen 的地方搞《TRASHED》的放映會,然後參觀了鴛鴦的唐樓SHOWROOM,見識了幾位設計師怎樣將執拾回來的舊物化成懷舊潮傢俬。 除了搞換物會之外,堅持搞 SCREENING 係因為這些大家都要認識的訊息。即使問題離我們的眼光很遠,但垃圾帶來的問題卻是在世界上無處不在。 想睇但係錯過我們的 screening?上《TRASHED》的官方網站付USD$5.99網上收看囉。有興趣參加我們的放映小聚,記住密切留意我們的Facebook喇﹗

Seminar for Towngas

As part of the main jobs in our ‘retirement from swap parties’ period – we hosted our first corporate seminar on overconsumption and why sharing matters to Hong Kong’s environment and society. We were also glad to greet the 70 staff members of Towngas this afternoon for the lunch meeting. We are going to host […]

傳媒報導:打開衣櫃解構消費模式

今日《明報·通通識》版刊登了一個好有意義的專題「打開衣櫃 解構消費模式」。其實當已認識一段時間的通識版記者 Polly (她本身已是潮女一個)跟我提及這個專題構思,確是很高興原來教育版會做抽離校園、貼近年青人生活的題材﹗她認為買衫裝扮是每個年青人都會做的事,當中有很多具消費模式反思意義的訊息。談到這一點,我已經變成一個 chatterbox 喇。

Untitled

剛過去的星期日,跟隨微碳行動遠赴西貢鹽田梓探訪區紀復先生。當日短短數小時的活動稱為「活出微碳簡樸生活體驗團」,所言的簡樸生活就是區先生過去二十年般,自建木屋、拾柴燒飯、挑水種菜,自然修行,每月生活費不超過 300 蚊(我們卻一日都可能唔只這個數)。 探訪的地方其實只係一間廢屋,仲要本身係被野樹所包圍,區先生經過很多時間砍樹(未完全砍掉,讓樹木可以繼續生長)、到島上周圍拾石塊鋪路,到碼頭拾島民認為無用的垃圾再好好運用,木屋門外正零丁掛著一幅非常殘舊的聖母像。 那幾小時的活動非常簡單,就係分工砍柴,用磚頭搭由 O-Farm 的「馬騮」葉子盛 Rocket Stove 煲湯(水是擔自公廁),只用兩個薯仔、一條紅蘿蔔、一堆鷹咀豆、兩個蕃茄就煮好近 30 人一起分享的湯。洗菜時用極少量的水,從比較乾淨到污糟的次序洗。Rocket Stove 的火力其實好猛,柴都是樹枝和樹葉。原來另一個版本係用煉奶 + 奶粉罐造到。幹完一大堆「樂差」之後,我們只係各自拿出帶來的午餐一齊食和分享,就這樣已到兩點。 感受難多說,畢竟你需要自己親身體驗才可以知道在一片寧靜中,耗用極少的資源、運用最原始又最科學的方式解決生活問題是甚麼一回事。但係可以說的是,我們(包括我們八位執野成員)可能自以為已經做了很多,但其實可以做的其實更多。你可知道,其實在膠水樽篤三個細洞,流出來的水已經足夠你洗手,唔需要大開水喉?你又可知道,其實洗菜洗嘢真係唔需要好多水都洗得乾淨?你可知道,環保者其實真係唔係功德無量,其實終歸只係追求平靜修和? 極簡地生活,唔係一種限制,係真係為了得到更多。 那幾小時我得著的東西是:我要在天台搭個 Rocket Stove 同用水樽洗手,煤氣費、水費好貴呢﹗ 各位 JUPPERS,共勉之。

Launching JUPYEAH.COM

今次換物會的籌備過程對於我們來說是百上加斤,係因為另邊廂我們要積極為網站推出做好準備。近 900 位早鳥登記者和特別獲邀的朋友都已經收到電郵邀請,到全新的 JUPYEAH.COM 註冊成為會員。 我們很興奮能夠向大家介紹這個全新的網站,讓大家有個功能全面一點的平台以物換物﹗ 唔講唔知,其實 JUPYEAH 一開始時只係一個簡單的 Facebook Group (名字係我們都不願再提起的 HAHA SWAP SWAP,這個名字只是我和 Olive 在 Whatsapp 時亂吹而來)。那時我們只係邀請密友們加入,但後來發現群組的功能實在滿足不到我們(看上去好混亂,難以控制等)才衍生出來現在的 JUPYEAH Fan Page。除了換物會之外,其實網上換物才是我們一直最想做到的目標,礙於技術、資源和能力所限,過去一年多以來我們只可以用 TUMBLR 簡單的功能和 Facebook 鼓勵以物換物,但整個換物系統是非常不完善。感激大家忍受這樣的局面咁耐,偉大的設計工作室 Double Eleven 終於將我們這個夢想成真﹗ 早在 2012 年春季換物會後, Double Eleven 的創辦人之一 Venessa Tang 提出可以贊助我們建立這個網站。我們將初稿給她看時,她還說了一句:很容易做到(科技的神奇)﹗於是我們認真著手製作。基於大家都有正職,而 Double Eleven 幕後的三位神手有很多工作要處理,經過一年的時間,我們終於完成了網站了﹗ 點解我們建立一個完善點的網上平台,係因為希望讓大家有一個更加方便、快捷的途徑將物品與有心人分享,為了鼓勵大家 TAKE AND GIVE,我們決定用一物換一物的方式,你成功將一件物品分享到網站上,就可以有一個可以用來換領物品的 TOKEN 。這樣比較公平及維持整個平台的運作順利。 雖說如廝偉大的工程對於 Double Eleven 來說是很容易做到,畢竟幾位神手和 JUPYEAH 幕後大部分沒有專業級科技知識的成員都是第一次建設這樣的平台,運作和功能上仍然有很大的改進空間,所以目前我們只接受之前登記了 EARLY BIRD PASS 的 […]

Untitled

Doing JUPYEAH was very natural to us that we never thought about getting any awards or formal recognitions. But yesterday we got our very first award, which to our surprise, came as a great encouragement, showing us a new path. Thanks to Roadshow and the reputable judges for finding some values from our unprofessional gro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