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M巾

image

這一篇是只為女生而寫的,但異性看亦毫不尷尬,除非你以為少時bio堂所教的純屬虛構,或者我那張寫住我是女性的身份證係流。

自去年十月休筆至今,我終於有時間和精神正視自己的生活,不再為紙上談兵而精神上自我掌摑,在生活習慣上改了不少。面對燃眉的垃圾問題的關注付諸於盡減無謂容器,並因此成為LUSH的忠實顧客,沖涼梘、洗頭梘、洗手梘、護膚油都統統轉投其門檻,因為它是我懶惰地接觸到最少容量的選擇——甚麼都只用保鮮紙一小張﹐謝絕膠乜膠物;甚至迫使男友接受沒有薄荷清香的牙膏,戒掉廿幾年來的chloride毒而轉用此品牌的潔齒粒,其中一個原因是就連其紙盒仔都可以回收,刷牙幾乎零罪疚感。 另一個躊躇太久而終於放膽實踐的就是轉用可再用M巾,在此陋稱布巾。

HONESTLY, WHY NOT?因為我們十五十六時至今都月與之聚,就將之當作與生俱來的必需,重要程度不亞於飲飽食醉。然而血流成河不是近代才進化出來的事,而Kotex的第一個即棄M巾廣告是1921年方出現,現在設計先進的M巾是在1980年代才開始發展。未出現即棄M巾或者未普及到人人買得起之前呢?多個世紀以來都是用布碎、草及其他「吸濕」的物料自家縫製(當然任由月血紀錄行蹤者,比比皆是),即是現在所有的cloth pads都不是甚麼新概念,當中也沒甚麼元素是新鮮,重投布巾亦不是甚麼新發現。

其實已轉投環保M巾一段時間,全天然用料製成的Natracare只在Three Sixty 同TASTE 買過,City Super則只有Seventh Generation。然而此轉動並沒有令內心好過一大點,始終對於每月製造的垃圾量深感好不對路,加上那一丁點減免的良心責備係付出好大的金錢代價,一包都要HKD$70以上。因此想轉用布巾多時,唯市面不見就未急於變,直到有一天終於認真花了一晚尋找合適的布巾。

比較普遍的布巾係同樣有出產 Diva Cup (但真係尚接受不到定時塞入月光杯)的Luna Pads,唯一一個吸引不到我的理由是其布巾真係唔靚(粉紅色喎,雖然絕對唔會俾人睇);另一間出現在Google search榜首的Clothpads又太過花巧。於是到etsy碰運氣,驚見原來有好多﹗仔細比較過所有etsyers之後,只有Naturally Hip合眼緣,因為賣相好,長度恰好,剪裁和用料都理想,因為賣家 Lindsay 由 2006 年已經開始用 cloth pads,既是用家又是老行家。 第一個月…我只係買了兩塊試水溫,繼續用disposable M巾做back-up。 第二個月…我買多六塊不同長度的布巾,正式開始零棄體驗。

花款如圖可見,用料確實不錯。我的「櫃藏」係organic hemp fleece和flannel面,柔軟舒服也。有朋友提及夏天用時覺得好焗,或者係因為試新物而心情大好,我又唔多覺焗促。事實上,反而因為有些少厚度而覺得份外有安全感。放心,有防水層,未有從底滲出來。出街換亦非常方便,反轉捲起啪返粒啪鈕,只係一粒大雲吞,唯一額外需要的係搵個袋裝住,個袋都未必需要防水,我就用左除了裝朱義盛外別無是處的Swavorski絨袋。除此之外,一切如常。

I know﹗第一個同埋唯一一個問題係要洗,但我選擇視之為重拾我等女生的基本責任,而唔係無端攞苦嚟辛。自我洗腦後,毫不覺有麻煩。Lindsay附上的note寫道:可以機洗,用洗衣液,而不用洗衫梘,故此應該非常方便。由於家中沒有洗衣機,實在做唔出拎去磅洗,所以我的方法係沖涼時沖去所有血,然後按建議加白醋拭洗兼消毒,然後放在天台曬日光。每日只係佔15分鐘。 我現有八塊,足夠有突。雖然未知每塊可以用幾耐,但至少我知道我即將減少好多個月的垃圾,而布巾至少有分毫upcycling的潛力。

既然即棄品不合理,生理需要都不可將之合理化。既然沒有即棄品是應該存在,流血為何又要造成遺害?透過消費抉擇作出改變,是我們唯一可以為世界所盡的綿力。這個不是多行一步,只是回歸基本步。That it is common doesn’t mean it makes sense,用即棄M巾是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