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ables by JupYeah X Needy individual

WP_20160126_001

媒體的力量是很大的。
因為上一次換物會的廣泛宣傳,長期在家的潘先生收到關於執嘢的資訊。
潘先生電郵給我們,說他四肢不便,需要一個電剪。
剛巧早前在執拾工具時就拾出一個多出來只用過一兩次的電剪,
於是回覆他我們有多一個電剪在手,如果他不嫌棄我們可以幫他剪。
他不是立刻回覆,過了幾天,他回郵說因為精神欠佳,而且受傷以後只有一個髮型,照顧他的護理代勞就可以了。
我們約了在休息日把電剪送上他的家,跟他見一面。
印傭開門,把躺在窗邊的潘先生扶起,應該說,是把床頭教起來。
他看起來氣息不錯,而且不是寡言的那種,蓋著兩張厚棉被,雖然說不上笑容燦爛,但還是從容安詳的。智能電話就束在手腕上,所以他可以回我 whatsapp 和通電話。
他跟我們說起本來都會在不同的協會當義工,這方面他真的是前輩,他說他30多年前受傷後就四肢傷殘,但時間就多了,所以可以幫忙相關協會的運作。但這陣子身體轉差,尤其畏寒,這個冬天教他更難受。縱然他有氣力和精神時喜歡出力,但他不太喜歡被探訪。他笑著跟我說因為藥物關係,他熬過抑鬱的副作用。
我問他,還有沒有東西他需要呢?他說,什麼都不用了,他不是一個 shopaholic。
還把之前用了幾年的電剪給我們看,我說我有門路可以修理,再交還給他也可以,但他說不需要了。他不是家徒四壁,家中除了照顧他的印傭,就是大大小小的醫療儀器。

當然現實點說,他活動不便,當然用不著多餘的物品。
物品對他來說,都只要是需要的,但他絕對比我們大數眾更做到物盡其用。
執嘢從來不是義工團體,我們也鮮有當義工的經驗,但因為這個平台,才能讓我們遇見這些我們在 JUPYEAH.COM,在換物會上不能接觸,卻是真正有potential的「物主」。
當初收到他的要求時,我的本能反應是,他走運了我真的有一個在手。
但走運的其實是我們,因為他的主動接洽,我們才有機會接觸另一個會欣賞陽光的靈魂,而不是一個訴苦抱怨生命要惹人憐憫的人。

運帶一提,如果你家中有大量多餘物資來不及逐一處理,可以考慮使用我們的「JUP-UP」service。錢不是我們要賺的,但賺得的 JUPYEAH.COM 代幣,就是用在這些在我們視線以外的一眾。將心比己,物盡其用,就是這樣了。

這方面,我們從今年開始,會赴全力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