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Shared our new updates and green living tips with Metropop. 「執嘢」在進化 坊間的換物平台愈來愈多,各有個性,「執嘢」是比較潮一點的選擇,每季的swap party除了換物外,還請來DJ打碟、artist設計場景、同場加映手作人展覽等等……以年輕人為主的換物派對,流動物資質素甚高,吸引到愈來愈多人參加,由最初的數十人,至今年春季換物會的850人,會場內簡直達到「插針都插唔入」的境地! Ren表示「執嘢」的規模愈發擴大後,慢慢得到更多人的關注,年初更獲得了一個環保獎項,「在頒獎禮上認識到其他得獎人,發覺大家都很認真!」被大家的態度感染,Ren頓覺「執嘢」也是時候再進一步。換物會之外,執嘢積極到學校辦講座,並盡力完善換物網站。「網站為大家提供一個平台,我們希望將換物概念帶進社區,助大家建立成習慣,自發地去做,而非只等我們搞換物會才參與。」Ren續說,活動意義比形式重要。 「斷捨離」習作 Ren是難得的環保都市人,盡力綠化生活中的每項細節,創辦「執嘢」後,Ren除了減少消費外,最近亦深受「斷捨離」的影響。「斷捨離」是近年日本流行的生活哲學,透過捨棄雜物來整理心靈,執拾雜物時以「自己」而不是「物品」為主角,思考甚麼東西「最適合現在的自己」,不符合這個標準的物品就淘汰送人,不單周圍環境,連帶我們的心靈層面也因物慾減少而變得清爽。Ren表示已透過「執嘢」送出了許多雜物,小小的家重現了「空」間,「之前書櫃竟然有空位出現,好開心!」她又說把東西「收收埋埋」很易忘記它們的存在,現在盡量把東西放在看得見的地方,有助減少自己覺得需要購物的錯覺。

Untitled

Shared our new updates and green living tips with Metropop. 「執嘢」在進化 坊間的換物平台愈來愈多,各有個性,「執嘢」是比較潮一點的選擇,每季的swap party除了換物外,還請來DJ打碟、artist設計場景、同場加映手作人展覽等等……以年輕人為主的換物派對,流動物資質素甚高,吸引到愈來愈多人參加,由最初的數十人,至今年春季換物會的850人,會場內簡直達到「插針都插唔入」的境地! Ren表示「執嘢」的規模愈發擴大後,慢慢得到更多人的關注,年初更獲得了一個環保獎項,「在頒獎禮上認識到其他得獎人,發覺大家都很認真!」被大家的態度感染,Ren頓覺「執嘢」也是時候再進一步。換物會之外,執嘢積極到學校辦講座,並盡力完善換物網站。「網站為大家提供一個平台,我們希望將換物概念帶進社區,助大家建立成習慣,自發地去做,而非只等我們搞換物會才參與。」Ren續說,活動意義比形式重要。 「斷捨離」習作 Ren是難得的環保都市人,盡力綠化生活中的每項細節,創辦「執嘢」後,Ren除了減少消費外,最近亦深受「斷捨離」的影響。「斷捨離」是近年日本流行的生活哲學,透過捨棄雜物來整理心靈,執拾雜物時以「自己」而不是「物品」為主角,思考甚麼東西「最適合現在的自己」,不符合這個標準的物品就淘汰送人,不單周圍環境,連帶我們的心靈層面也因物慾減少而變得清爽。Ren表示已透過「執嘢」送出了許多雜物,小小的家重現了「空」間,「之前書櫃竟然有空位出現,好開心!」她又說把東西「收收埋埋」很易忘記它們的存在,現在盡量把東西放在看得見的地方,有助減少自己覺得需要購物的錯覺。

(轉載)送「舊」迎「新」

星島「生活起義」欄目編輯 Jan Wong 出席春季以物換物會後感。 剛參與一個很有意思的以物換物活動。 活動在下午進行,我卻晚了起床,時間無多,想著匆匆拾幾本書就走,怎料在短短半小時裏,我竟然搬出大量物品,抽起來是重重的一大袋,當中不乏買後至今還沒拆封的一手物品──我的想法是,買了那麼久仍沒有碰過,將來大概也不會碰了,趁著還有價值,現在送給人較好。如果給真正珍惜和欣賞它們的下一任物主相中帶走,總好過囤積我家有待塵封。 我也刻意沒有拆封,一來顯示它們都是「新」品,讓下一手用得放心,二來憑藉膠套上貼著的標籤,讓售賣商店、價錢都給記下來,猶如出生紙般讓人知悉其底蘊──每件舊物,都應該有它的歷史。 由於趕往另一場節目,我在以物換物會逗留不久就離去,換來的物品有手帶、錢包、藤籃、多合一棋類等等,全都是新簇簇的,想來大家都跟我的想法一樣,希望送出有用而新淨的舊物。 事實上,跟出售對自己來說已沒了價值的二手物品,或索性丟棄廢物的原則不同,以物換物的情況是,你拿出來的東西應該是可用的,或許至少在別人眼中是有用的,就像聖誕節派對中交換禮物一樣,除非是惡作劇,你總不會贈予「唔等使」的物件給朋友吧? 問題來了,怎麼買了那麼久卻沒有使用?不使用的話買來幹嗎?現今的消費模式,有時候真的叫我們連對自己也倒反胃。 活動中也看見不少人接受電視台訪問,如果我是那位記者,大概會問:「最希望被換走但沒帶來(或不能帶來)的物件是甚麼?」而我心目中比較浪漫的答案,是「舊情人」。這當然不是指舊情人如同垃圾用完即棄,而是,根據應該交換有用物品的大原則,換走舊情人,證明他/她是好東西,只是不合自己用而已,盼望他/她明花有主得到欣賞,這是最好的祝福。 慢著,想送舊迎新換來新情人?以物換物會,可不是「等價交換」的消費場所啊!